前几天头条看到新闻,一位美国老头卖了在美国的房子,拿着美元来到缅甸。在缅甸买了大房子,雇了几个缅甸本地人做佣人,过起了幸福无比的晚年生活。缅甸当地对白人非常尊重,物产丰富物价便宜,美元购买力非常强,美国老头高兴的乐不思蜀。
再联想起我们的河山硕,卖了父母给他在上海市区的房子,千辛万苦筹钱,欠了一屁股债才到了美国。还没有国籍,要通过不停地发表恨国言论来取悦美国获取绿卡,最后还没成功。居住在美国的贫民窟,生活无比艰难,确诊以后被当做医疗垃圾扔进了“隔离观察区”,也就是等死区。甚至连火化,也因为死人太多,要等待三个星期。
两个老人晚年的命运,真是令人唏嘘感慨。
美国是典型的无利不起早的国家,他们会花纳税人的钱养外国白嫖的老人?白日做梦吧。
河山硕竟然没有美国籍?
到死还在为美国唱要赞歌,却还是没有成为美国人
你爱美国,美国爱你吗,哈哈哈